2016年4月2日星期六

邢福增讲座:「拆十風暴對中國政教格局的衝擊」

【能人直擊】拆十風暴下的中國教會──強拆、守護與維權

邢福增:「拆十風暴對中國政教格局的衝擊」

邢福增教授指,現時浙江省被強拆十字架的天主教及基督教教堂合共達1400-1500間。強拆十字架事件近日愈演愈烈,不少愛國團體都急急轉軚,其中包括浙江省天主教兩會、浙江省基督教協會在今年7月先後向浙江省民宗委發表措詞強烈的公開信,反對強拆問題。

「一直以來,被稱之為愛國的宗教團體,很少在重要的問題上與政府意見不一,但今次他們竟然強烈公開地表達不同意見,正正反映強拆十字架運動引起很大反響。早期兩會仍然支持政府,會說『很快拆完,大家不用擔心』,但原來很快拆完的期望沒有實現,反而愈拆愈烈,令愛國的宗教團體都要改變原來支持政府的看法。」

強拆事件始自2013年「三改一拆」政策出台,以拆卸違章建築為名進行大規模清拆,浙江省書記夏寶龍堅持要在三年內完成。2014年4月底,整座三江教堂被清拆,引起廣泛關注,邢教授直言當中確實存在「少批多建」問題,成為致命傷。官方就有關事件回應時,一再強調是因違章而執法,涉及宗教建築比例只佔少數,「官方強調宗教不可以有特權,認為教會將事件渲染成宗教迫害,勾結境外勢力聲援,根本是教會的問題。」

i. 違章建築與十字架

「三改一拆只是表面藉口,他們真正要針對的就是教堂屋頂的十字架。」邢福增教授指,這並非違章執法的問題,而是政治和宗教的問題。因浙江省是公認的宗教大省,但省領導認為省內的宗教發展出現了亂象,須要糾正,才下達文件。

官方文件列明針對三方面去查清:
-查清未經批准的宗教活動場所(家庭教會)
-查清登記場所超出規劃許可的建設(少批多建)
-查清十字架標誌物的情況(十字架)

文件更明言:「善於運用社會治理的通用法則,用非宗教的方式處理宗教問題。」「各級民宗幹部要看清十字架背後的政治問題,要堅決抵禦滲透、意識形態的主導權。」

ii. 十字架與宗教滲透

邢福增續指,中央強調要捍衛意識形態,十字架作為宗教標誌,被視為有威脅性的政治符號,是西方殖民的符號,歌德式的教堂則被視為「在社會中掌權、坐首位的意思」。在最新的文件《浙江省宗教建築規範(試行)》中規定,十字架要放在正立面上,比例應小於1:10,色彩要與環境和諧等等。「中央一方面拆公開的十字架,另一方面拆黨內的十字架。」他直言,無神論教育與拆十字架有相當的關聯。浙江省之所以能成為宗教大省,在中央而言是因為基層幹部出了問題,以致出現信仰效忠的爭奪戰。

iii. 意識形態與國家安全

他指,國家近年不再認為宗教是「人民鴉片」,反而從實用主義看待宗教,希望利用宗教幫助自己,但又怕其影響自己的地位,於是透過控制結社自由等來管制宗教發展。中央雖再無強調共產主義,但對宗教仍然積極防禦,公共領域的十字架令他們感到威脅,而發展成意識形態的鬥爭。國內有些無神論者更認為要加強戰鬥無神論的宣傳,抵抗象徵西方文化的價值傳播。

邢博士續指是次的嚴重性在於,省級用強大的政治資源不惜一切代價將省內十字架移除,「過去我們看見的政教衝突是個別的,例如(北京)守望教會,但今次浙江省用整個省的資源,將整個教會和十字架拆除,整個層次和意義比過去的衝擊更大。」

iv. 黨國vs愛國

浙江省兩會在事件起初曾發表倡議書表示支持,但三江教會被拆後,省兩會開始受到基層的壓力。去年五月全國兩會罕有地表態,以公開答覆信回答信徒疑問的方式作回應,要求立即停止拆十字架,但及後因此事要向浙江省道歉,也再無任何表態聲音。

浙江省基督教協會會長顧約瑟牧師曾撰文提到,兩會的作用原是成為教會和政府之間的橋樑,不能夠輕易「斷橋」,又指拆十字架是踐踏宗教自由的行動。各地的教會近日陸續發表反對聲音,甚至有意向脫離兩會。

邢福增教授指可從是次事件,看到政府與愛國宗教團體之間的關係變化:「要留意的是,今次三自教會也沒有發聲明,三自教會仍覺得不應與政府對立,這個是很奇怪的,因為過去的公開信一般都是兩會、兩會那樣發表。而民宗委(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對省基協發表的聲明非常不滿,要求他們道歉而他們不願意,於是後來他們連兩會的印章都收掉,即是不可以再蓋章發表任何官方立場,其實就是奪權。」邢教授於早前探訪溫州三自教會牧者,他們現時主張「去三自化」,認為三自到如今仍然站在政府一方,已對三自感到徹底失望。

v. 影響

「我們看見,信徒已走上一條維權抗爭的道路。」他續言,浙江省的政教關係一直比較和諧,包括與家庭教會的關係也不甚緊張,「但持續一年多的強拆行動,令全省逾千間教會的十字架被拆,甚至發生激烈衝突,身處當地的信徒和牧者不可能不思考這個問題。」有小部分教會已起來,讓維權律師介入,與政府打官司,也有教會重立十字架、掛出標語捍衛教堂,甚至穿著印有紅色十字架的衣服,成為流動十字架。

為向當權者發聲,他們撰寫多份公開信,內容概要:(1)拆十字架是違憲;(2)堅持政教分離,若政府不遵從上帝旨意,信徒要忠於上帝;(3)教會採取非暴力不合作態度回應強拆;(4) 十字架拆後會重立;(5)會聘請律師維權;(6)會上訪;(7)斷絕和兩會的關係;(8)教會間會加強聯繫。

「這些公開信表達出來的,是信徒表面上保護十字架,其實已呈現公民意識的醒覺,其意義已超過十字架,對教會或者信徒在公共領域有很大意義。雖然你可以說只是第一步,但在整個中國教會的表達而言,是絕不容易、非常罕有的第一步。」此外,也有些信徒妖魔化政府,邢教授認為若繼續拆十字架激化這種對立思維,長遠對政教關係雙方都百害而無一利。

vi. 總結

1) 拆違只是表面,本質是要拆十字架。

2) 拆十字架政府負上很大的政治代價,一直以來比較融和的政治格局,因拆十字架事件被打破。兩會與政府開始撕裂,政府與信徒「斷橋」。有兩會常委明言要將兩會冰封化,成立新組織與教會重建關係。

3) 對外是拆十字架,對內是深層次的,針對黨員信教問題。

4) 政府在文件中提出「同心同行」,邢教授以此作結:「(=_____=)你拆完他們的十字架,又對他們說同心同行??!!真是......太荒謬了,結果只會是離心離行,沒可能的!肯與政府同心同行的牧者,只會更加被信徒視為政府的一夥。」
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J8qURHUaB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