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日星期六

張凱律師『被認罪』的圖片故事和一些相關的回應

張凱律師『被認罪』的圖片故事和一些相關的回應
王怡 | 关于张凯一案的个人声明

这促使我,必须在此郑重声明:我与张凯律师的上述观点完全相同,我一直以来,并今天以后,都在一切公开和私下场合,坚持认为浙江当局两年以来对教会所谓“违规建筑”和十字架的强拆,视为对基督教会的公开的逼迫,和对信仰自由的可耻的践踏。
因此,很显然,我应该是张凯的同案犯。我在此实名举报自己,也承诺愿意作为证人,接受温州市公安局的询问。

作为一位牧师,特别令我忧伤的还有一点。事实上,面对强拆十字架的逼迫,张凯所做的大多数事,本应该由教会的领袖来做。他只要做律师的技术性工作就行。教牧领袖的缺席,使一个需要被牧养和关怀的职场信徒,站在了教会属灵争战的最前沿。
在揭露张凯律师的“大字报”中,提到他的一个罪状,是计划去见一位境外官员,披露温州拆十字架事件的情况。而这位境外官员,就是去年8月来华访问的美国宗教自由大使。而我也曾见过美国的宗教自由大使,也与“境外人士”讨论过中国的宗教自由问题。按这个逻辑,我应与张凯同罪。

“大字报”上也提到张凯的另一个罪状,是他曾多次出席境外的会议,讨论家庭教会维权的策略。我也与他一同出席这些会议多次,并同样参与过这些讨论。

邢福增:
「(張凱)受到境外資助去美國培訓,以我了解都是到美國的大學做學術交流活動,但這些交流被看成為西方國家培訓他炒作,破壞中國形象,這方面是一種莫須有的罪名在內。他作為維權律師,介入跟宗教自由有關拆十字架問題上對當局帶來很大壓力,無論在國際形象、輿論,以至執行拆十字架運動時。」

傅希秋牧师
张凯弟兄看起来必定经历了外人难以承受的苦难和压力,才在被迫之下被「北韩」和「伊斯兰国」式的媒体游街电视认罪。
我为张凯弟兄受到的折磨难过和伤感(好几处镜头能够明显看出是在剥夺他多日睡眠后录製的)。

杨凤岗 2016年2月25日
张凯是我的朋友,他在2013年至2014年在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作为访问学者与我在一起有一年的时间。
在为温州教会面临强拆十字架的维权过程中, 他是最为勇敢的律师之一。显然,张凯所做的就是为那些愿意的教会提供法律顾问,鼓励他们的领袖使用现有的法律和规定维护他们自己的权利。他既劝告基督徒也劝告政府官员遵守法律,不做任何法律界限以外的任何事。
在2016年2月25日温州电视台所播放的看似悔过节目中,他似乎是读出写好的台词,他显得精疲力竭。电视节目中显示的几个“证据”都是2013年以前的东西,即使那些文件是真的,但是与张凯在2014年8月到2015年8月期间在温州的活动无关。

郑乐国整理:
浙江十架教案涉案名单:
1)杭州崇一堂顾约瑟牧师由监视居住变更为刑事拘留;
2)金华浦江浦阳教会李冠钟长老;张淑贞师母被刑事拘留;
3)金华城光教会包国华牧师被判14年;邢文香师母被判12年;10位弟兄姊妹被判缓刑;
4)温州平阳张崇助牧师由监视居住近六个月后变更为刑事拘留;
5)张凯律师(北京)监视居住满六个月,上温州电视台被 “认罪”。当局考虑提请变更强制措施。

如何看待张凯律师案?
罗四维回应:温州“张凯案”真相:勾连境外组织煽动教徒
1. 如今这类构陷的技术含量越来越低,这篇通稿文字报道我认真反复「学习」了好几遍,竟没看出接受境外弟兄姊妹的奉献究竟触犯了刑法中的哪条罪名,也不知道为何与「境外组织」的联系为何会成为「罪证」之一,毕竟严格来说中联办也是境外组织;
2. 文中以被拆教会建筑数占被拆建筑总数的比例来论证拆除行为不是针对教会是很荒谬的,因为教会建筑在所有建筑中的占较比前者更低,而且要低得多。如果再拿被拆教会建筑数和被拆宗教建筑总数进行一下对照,就会发现被拆的宗教建筑几乎全部都是教会建筑,佛寺、道观、清真寺却在拆除运动中几乎毫发无损,这很难不让人怀疑这项运动是刻意针对教会的逼迫;
3. 不得不说视频报道剪辑地很艺术,比如视频中的张律师供述:「我知道『有一些』违章建筑确实是应当被拆除的」与「我告诉他们政府这样做是不合法的」这两句话是连在一起的,看上去貌似是对其主观心态为「故意」的承认。但其实上这两句话是两个分镜头被强行拼接在一起的,类似情况仔细看还能发现很多;
4. 特别要说明的是,知道某些教会建筑存在违建,不代表承认政府强拆没有违建的教会建筑是合法的;不代表承认政府违反比例原则对部分违建的教会建筑进行整体拆除是合法的;不代表承认政府违反行政程序在未听取教会的陈述、申辩,未保障教会申请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等程序性权利的前提下作出拆除的行政决定是合法的;不代表承认未经催告且/或在教会建筑内仍有人员逗留的情况下连夜出动挖掘机强行拆除教会建筑的行为是合法的。视频中通过剪辑刻意扭曲张凯律师原意的构陷手法属于典型的「事实嫁接」;
5. 无论如何,能够变更强制措施,早日与年迈的母亲团聚还是好的。主也教导我们在狼群中要「灵巧像蛇,驯良如鸽」(太10:16)。
转自知乎

汪秀平律师:
可敬的张凯弟兄认罪了。这并不奇怪。我奇怪的是那些感到奇怪的人。我参与过温州教案。律师已经穷尽常规手段,法院要么强行不立案,要么一审二审都判输。通过正常程序申请游行示威当局又不批。当信徒举起十字架表达正常诉求时,终于成了罪。文中有几个我所知道的混淆视听地方。1,张律师在原来浙江多个教案已经穷尽一切法律手段,没有效果,迫不得已让信徒聚会表达诉求,并不是文中说,律师不采用法律手段。2,所谓接受国外维权经费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张律师也已经分给了参与维权的律师。再说,所谓的国外组织负责人也是张律师好朋友,普渡大学基督教研究所的杨凤岗教授等。我的微信里也加了杨教授呢,我若进行教案维权,他资助,有啥大惊小怪?3,张律师接受温州教会所谓巨额顾问费,文中发动信徒尽量嘲弄这件事,这是愚蠢的看法。因为,第一,这是律师正常代理费用,如此惊天维权大案,张律师一开始就打算坐牢,收这些费用有何不可?第二,他多个场合表达过,后期阶段接受温州教会顾问,全面参与十字架维权,是经过复杂心里斗争的,因为按照公权手法,被抓坐牢风险太大,所以,这件事上,他并没拉其他律师一块“下水”,而是亲自冲到前线。4,文中巧妙将拆除违章建筑的教堂与拆十字架混淆了。众所周知,两年来,浙江只拆除了一家违章教堂,拆除的全是十字架。更何况,有无数教堂并不是违章的,十字架也被拆除了。诸多反对拆十字架的牧师还在看守所里。5,从张凯弟兄认罪的电视视频看,明显瘦了几近三分之一体重,他本一个大胖子!6,浙江当局巧妙的将其一手制造的政教矛盾转移给张律师,又巧妙的将正常维权行为当作卖国。不服不行啊。众律师,众大侠,我们不怕流氓,就怕流氓用文化耍流氓。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777748/answer/88277299
http://mp.weixin.qq.com/s…
https://thestandnews.com/…/%E6%9B%BE%E5%8F%8D%E5%B0%8D%E6%…/
http://news.tvb.com/greaterchina/56d03f0d6db28c5b0c000006
http://www.chinaaid.net/2016/02/blog-post_48.html
http://www.chinaaid.net/2015/08/blog-post_95.html

参考: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525231154321339&id=455837417927380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