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8日星期日

当前中国社会政治背景下的“浙江拆十字架及教堂事件”



当前中国社会政治背景下的浙江拆十字架及教堂事件

      中国有一个成语叫牵一发动全身,大意也可以如是应用:在一个偌大的国家里,由于某个领导的一句话,或一个决策,就会影响到偏远的任何一个村落,甚至引起这个村庄里的某一户或更多户村民的家破人亡。
20144月间我们所认识的一位教会朋友翁灵广弟兄,温州永嘉三江教会的义工传道,同时经营着当地一个小企业。由于参与保护当地教堂与十字架免被强拆,425日晚在其岳母家被捕,不久,政府将其刑事拘留,其母亲好几天病卧在床,其妻子非常担心、困惑与迷惘。当三江教堂于428日晚上835分倒下之后,教会各界人士纷纷推荐让律师介入,但当地对中共地方政府深有认识的人则劝他们,让律师介入与共产党作对,判刑就会比较重;与此同时,他们也不敢对媒体透露。所以到如今,永嘉三江教会与当地江北牧区被捕的八位信徒和教会负责到现在还杳无音讯,迎来的是家人漫长的等待与弟兄姊妹热切的代祷。[1]
另外据我们所知目前温州市区与乐清市区已有十来间家庭教会收到要求停止聚会的通知,如果没有省里或其他更高一级的指示,地区宗教局是不敢有这样的行动。本文将较详细的叙述浙江拆十字架与三江教堂的发展过程,以及这个事件与整个中国大政府对当前的宗教政策与意识形态的控制联系起来。
       
一、浙江省拆十字架与教堂事件的过程叙述

         在我们的记忆中,浙江省拆十字架是在2014227日拉开序幕的,那天杭州余杭区黄湖镇黄湖基督教堂房顶上的十字架被拆除,后来被贴在教堂门口一栋建筑的立面上。刚听到这个消息,许多教会传道人与信徒在网络的微信群里讨论说:几乎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发生在中国沿海地区——浙江省。其实在此之前,该区乔司教堂的十字架已经被拆除,只是消息没有被传出来。当时继续有信息传出,省政府领导说:矗立在教堂上面的十字架太张扬太明显,因此各地教堂上的十字架都要做出整改
接着,228日舟山白泉镇基督教堂十字架当天正在进行拆除时,由于许多弟兄姊妹在现场的阻扰与浙江各地信徒在网络上的呼吁与谴责,当地相关部门暂停了拆除十字架的行动。之后,我们很熟悉的两位温州教会的同工方传道与余传道被政府多个部门负责约谈、威胁与恐吓,甚至给他们家属压力,叫他们不要在网络上发帖与评论,否则可能你们就会坐牢。遗憾的是舟山白泉镇教堂十字架于永嘉三江教堂倒下之前424日之前也被强拆。现在让我们来了解浙江省拆十字架及教堂事件的焦点——永嘉三江教堂。
         2003年三江教会一些弟兄姊妹已经开始为新教堂的建造开始筹划,在《关于要求拆建和迁建基督教堂的报告》中指出信众人数近2000,而建于1985年的老堂建筑老化且只能容纳200多人,而且周日聚会常由于人流量过大而影响周边居民(2014年,老教堂被鉴定为危房。)教会建堂负责小组不断与政府相关部门协商新教堂的选址与建设事宜,2009年终于教会与永嘉三江片开发建设指挥部签订《迁建协议》,达成老堂在新城建设时的相关规划,老堂的《房屋所有权证》和《集体土地使用权证》由指挥部收回,指挥部同意现在的地块(瓯江北岸江畔一座小山山脚边)为新建教堂用地。三江新城素来以温州未来的陆家嘴自称,在建堂设计初期,指挥部表示今后三江片只会有一处堂点以便于管理。因此,与指挥部协商与同意后,三江教会冒着超预算的危险,把原有比现今规模小很多的图纸改成现今规模,并开始建造。三江教会奔波10年,正式的审批程序却迟迟没有下来。现今允许的1881㎡,也只是宗教局的批示。在此情形下我们有理由质疑政府不予审批的合法性,以及教堂用地与建筑严格控制的正当性。
        在新堂主堂外围建造将近完工的时候,省委书记夏宝龙于201310来温州视察美丽乡村建设。从瓯江对岸看到显眼的三江教堂十字架,就问旁边的下属,此堂是否已有规划。由于三江教堂手续未齐,县里要求放下十字架暂避风头,因当地会众和所属牧区教会的坚持,1113日开始三江教会拒绝并静坐以表达立场。现场被610办公室[2]拍下照片并上报。2014年初省委书记亲自签字,要求彻查三江教会账目和违章。
       接着政府以违章为由,通过三江街道建设指挥部向教会施加压力。指挥部几位官员一直以来对教堂的建造颇为支持,因此他们恳请教会退一步,以平息这件事情,也保住他们的职位。但由于触及的是十字架这个问题,所以信徒不做任何退让。这个时候,教会日常聚会从老堂搬到仍未竣工的新堂;着手附属楼以养老院名义的审批工作,以失败告终。政府开始走法律程序,下达违法停建通知书,并以监管不力拘留三江街道隶属的瓯北镇规划部3位官员。教会执事(也是教堂登记的法人)避走他乡。同时政府向整个教会负责层和拥有企业的信徒施压——如果教会不主动拿下十字架,政府也不会动手拿,但会炸平附属楼,后再决定炸平主堂;任何奉献5万以上的信徒,拥有企业者,税务部门将介入彻查其企业账目。[3]
所以教会信徒从3月初每天在教会聚会、祷告,期望事情能有转机。教会负责层面对重重压力,基于一部分信徒认为十字架只是象征而非信仰本质的观点,在征求牧区,县、市两会牧师意见后,2014331日召开信徒大会,决定暂时吊下十字架以接受整改。但一部分信徒仍然拒绝自己拿下教堂十字架,当地教会与政府的关系非常紧张。由于信徒坚持,看十字架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并且坚称宁愿主堂被拆平亦不拆十字架,于是教会负责们最后决定,放弃先前计划,不主动拿下十字架。
接下来两天,温州市区包括瑞安、乐清、鹿城、瓯海、平阳等地,以及邻近各教会不分宗派,不分家庭三自的各个教会信徒涌到三江以抗议政府以违章为由对十字架进行强拆。 此次自发性的活动,最高人数达5000人次。
43日,政府派出事先已部署好的爆破队、特警、公安、交警等系统预备对三江教堂进行强拆,但在傍晚离三江教堂5分钟车程处接到指令,行动取消。不论内中细节如何,我们深信这是上帝格外的保守。如果指令再迟5分钟,当天的后果不堪设想。4日,教堂内外又挤满了人,约有3000多人,外国媒体Daily Telegraph介入报道。(5日,三江教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拒绝BBC的采访要求。)当天,当地政府放出消息,三江教堂十字架与主堂不拆,附属楼拆两层。于是,信徒们知道了这个信息后主动撤离三江教堂,温州教会保护十字架与教堂的行动暂告一个段落[4]       
        4日晚,当地政府将教堂法人从兰州抓回到永嘉,然后政府相关部门与教会谈判。教会勉强向政府承诺于422日前,附属楼拆至两层,主堂的高度部分经教会、政府与建筑设计院协商后整改。期间情形十分复杂。县政府在此次事件中一直只是执行者而非决策者。当前他们面临的主要是省政府的压力,附近村民的联名上告,以及周边比如丽水、乐清等地政府附加给他们的压力。有确切消息称,这两地有教会以三江不拆他们亦不拆来对抗当地政府,所以当地政府必定对永嘉施压。另一方面,三江教会如果没能保住十字架不动,温州其他地方教会必定步其后尘。所以,三江教会一方面面临政府咄咄逼人得寸进尺的要求,另一方面面临以为和谈协商退让、妥协、拆十字架的部分信众的指责。教会内部的意见分歧几乎到不可调和的地步,教会的合一被毁坏殆尽,三江教会面临内忧外患的局面。
        在这捍卫三江十字架事件第一阶段后,乐清北白象镇前潘教会接到通知要拆除教堂所有建筑物,于是许多附近的信徒又赶到了该教堂,每天唱诗、祷告与听道聚会,以便可以守护教堂不被拆除。于是在此期间温州地区的教会青年牧者进行了一个小型的交流会议,针对浙江各地最近所发生的拆十字架事件他们达成四、五点共识。
46日,署名温州基督徒发出的声明,由十五位海内外传道员、牧师等起草,第一批让温州上千名教会传道人、主日学老师等签名,(第二批本来准备十万名信徒签名,由于各种原因现在尚未发出)。声明指出:三月以来,浙江各地,以及隶属温州市的永嘉、乐清、瑞安等地基督教会陆续接到拆除十字架和教堂的通知,给当地信徒带来很大困扰,引发了紧张的政教关系十字架是基督教神圣的外在标志,教堂顶部的十字架是其最主要的身分标识。政府方面突然勒令教会拆除、整改十字架是对信徒信仰实践的粗暴干涉,严重伤害广大信徒的宗教情感。声明又指出,若部分教堂的某些楼层存在违建,有其较复杂的历史、区域性的形成因素。我们敦请教会谦卑自察,诚恳地接受政府和舆论的监督,补办相关手续,并恳请政府酌情处理。惟愿双方秉承公义,友好协商,共谋福祉
声明之后,温州教会众信徒以为该事件基本会平息。三江教会也与当地政府积极协商拆除附属楼与整改主堂尖顶的方案,永嘉县政府承诺拨款70万元左右的拆改费用。但信徒因为不信任,阻止一切拆迁工程车进入,所以永嘉县政府请的拆迁队最后以手工拆除的方式进行,以应付上级的压力——拆改已经在进行。关于尖顶的整改,政府的意思是去掉尖顶,十字架挂在立面上;三江教会的意思是去掉11米高的尖顶足以满足50米高控(此前主堂最高点是57米),十字架改为立在钟楼顶部,政府不同意。于是整改方案被搁置,双方再次谈崩。这个时候,三江的道路开始被监管,所有进入教堂附近的车辆都要被登记,此前在教堂门口和104国道上装的摄像头终于物尽其用。也是在这个时候,县调配各个部门人员成立专门工作组,一户户进入三江信徒家里做思想工作同时劝阻他们去教堂。大部分户籍是三江,家人或亲戚是基督徒的体制内工作人员(教师、交警等)都收到休假通知: 监督好家里的人,不准去教堂。
         421日信徒看见政府人员突然封锁道路,而且有交警到场,于是纷纷打电话,发微信叫各地教会信徒来支援,因为他们觉得政府的决定可能会出尔反尔,当天来了约五六百信徒,开始第二轮对该教堂的日夜守候。 同期,温州家庭教会发出《温州市各教会三日一禁食祷告》函,邀请温州市各教会在四月廿一日到廿三日这三日内有一餐为拆十字架及教堂事件而禁食祷告。函件有六点,其中最后两点是:五、为浙江省关于拆十字架、拆教堂祷告,求神除去抵挡真理的灵,保卫他的教会。六、求神把三自会里众同工的心转回归神,回到神心意里 在此表明温州家庭教会也开始诉求教会在世人面前的亮显。[5]
        422日,是三江教会配合政府整改承诺书到期的日子,三江教会法人代表(执事)以非法占用农保[6]被刑拘。因为怕政府相关部门会来强拆十字架与教堂,于是浙江各地自发性的来了很多很多信徒与教会传道人,尤其是温州各县、市、区教会的信徒。每天都有安排唱诗、祷告与讲道分享。这期间浙江省不少教会领袖被政府要求去开会,要求他们指出政府对基督教里的违章建筑三改一拆行动支持。有部分教牧领袖曾在某些会议说,拆毁十字架和教堂是大大伤害信徒和教会的感情,就用中国人的比喻来说,就如中国人被人拆毁祖坟一样,这只会带来极大的反抗,甚至有官民冲突。不同地方的三自群体也有不少领袖提出抗议,建议政府在合情合理的沟通下进行。但最终,在423日,浙江省三自两会发表了《浙江省基督教界支持三改一拆倡仪书》,使各地教会的领袖与信徒大大的失望。这一日,永嘉三江聚会人数照样满满的,除了主礼堂一层隔壁聚会大厅坐满以外,教堂大门口临时搭建的雨棚里也多是人。
        424日,三江教会聚会依旧,雨天依然没有阻止信徒心中的火热。与此同时政府拆除不同教堂的十字架的行动并没有停止。温州平阳县一间天主教堂被拆平,现场还有人被打流血。当天得知台州椒江的得恩堂十字架被移除,后来知道是去年已经被拿下来了。期间有网友昵称三间被强拆十字架的教堂分别为:永嘉港头的光头教堂、瑞安仙降的蒙面教堂和余杭黄湖的面壁教堂,令信徒非常气愤。      
        425日,三江教堂聚会人数很多,当地教会已经有多位教会长老和信徒被警方拘留或传唤,有的被控制或软禁在家,也有的下落不明,他们的手机被没收。三江教会长老郭云华家属已经正式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涉嫌罪名是非法占用农用地。教会信徒陈云弟、李其红、张友忠被警方带走,其中有几位至周六淩晨获释,与此同时,三江教会信徒翁灵光当天九点被警察带走,曾在教堂讲道的鹿城区基督教协会副主席周崇光长老也被警方传唤,邓晓斌传道被威胁要去谈话。当天大概晚上十一时左右,楠溪江大桥(永嘉瓯北与三江地方之间的一座大桥)以及几座新桥都已经被封锁,只能出去,不能进去。有消息更指出:当局雇傭社会闲杂人员假扮信徒,混入三江教会,试图强占教堂,一旦与信徒发生冲突,当局就会出动公安平息事件,从而达到驱散信徒的目的。也有政府人员放风说:三江教堂里已经混进了几位新疆人,所以你们赶紧疏散人员,否则政府将会以暴恐的名义清场,如果有死伤人员后果自负。
        426日,聚会人数还是很多,当地教会与江北牧区来自政府的各种压力越来越大,有来自于政府的消息说:五一小长假期前一定要清场,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三江教会和江北牧区收到最后通知:疏散人员,否则以邪教的名义定性这次聚会;取缔永嘉江北牧区。如果人员不疏散,清场时发生冲突,这次事件将被定性为社会暴乱。于是牧区与当地教会的负责人开始起来驱赶信徒离开,负责疏散人员的有三江教会信徒和负责人,江北牧区负责人,市县两会的人和县宗教局的人。一个小时以后,宗教局的一位女工作人员被信徒伤到眼睛,提前离开。与此同时,据目击者说:负责疏散的个别人员甚至使用拳打脚踢等方式把我们赶到教堂大门外面,把电子琴也砸坏了,许多外地的信徒心灰意冷,很不理解的离开了守护了几天几夜的三江教堂。当时在现场的一些教会领袖也开了一个非正式的小型会议,支持弟兄姊妹有序的离开三江教堂。
       426日晚上各地信徒赶到三江教堂现场的还有约六七百人,当他们了解当天现场所发生的实情与政府的恐吓之后,在27日凌晨三、四点钟也开始纷纷的离开。凌晨六七点只剩下五六十人在教堂门口守护着,九点左右,教堂开始了当地人数较少的主日礼拜。一位积极参与这次捍卫十字架行动的市区教会领袖,听到所在街道的负责特地来他们教会说:现在政府不拆十字架了,明天你们不要再去永嘉三江了。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428日凌晨五点,政府出动上了千名武警包围教堂附近方圆约一而公里的地方,驱离较少的人群,遮罩电讯信号,进行强拆。六点多开始,他们出动了数台重型机车拆毁三江教堂主体建筑。最后,在四月廿八日晚上八时卅五分,历经十年、耗资两千万元的永嘉三江基督教堂被全部拆毁。当天有许多信徒到附近山上,想亲手用自己的照相机记录这一历史性的暴行,多位信徒当场被捕,有的12小时左右放出来,有的被行政拘留了七天。
        428日之后,在微信上可以看到浙江各地教堂上的十字架被移除的图片,永嘉成了重灾区,现有十几个教堂上的十字架被强拆。截止到519日,浙江省已有六十来处教堂上的十字架被移除与多所教堂被拆平。[7]与此同时,全国各地最近发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首先是多个书房接到书面或网上消息通知,要求将海外基督教书籍从淘宝网上下架。人人网上的美剧也开始打不开了,据说这也是西方渗透文化侵略计划的一部分,所以有关部门要求禁播。据传,下一步在网络的发言上要全面收紧。接着五位著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人,因在家中参加一个小型的六四学生民主运动二十五周年的研讨会,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媒体人高瑜、向南夫以不同的名义被政府有关部门刑拘。香港居民姚文田因出版余杰的书《中国教父习近平》,一个七十四岁的老人现被判十年徒刑(之前被人诱骗到深圳后刑拘)。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社会文明出现倒退,仿佛可以看到文革的影子,整个社会好像突然紧张起来。

二、浙江省拆除十字架及教堂事件形成的背景分析

         中国官媒对永嘉三江教堂强拆事件采用统一口径在温州日报、钱江晚报还有香港凤凰新闻等媒体进行报道。文中说:本报温州428日电 今天,永嘉县政府依法拆除三江违法宗教建筑[8]。记者了解到,这一违法建筑原属宗教建筑异地迁建项目,经民宗部门核准:此建筑面积应控制在1881平方米,必须严格按照土地、规划、建设等相关法律法规办理审批手续。但在2012年,当事方在未获得用地审批、规划审批、项目备案和施工许可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动工建设。虽然在建设期间,永嘉县住建局、国土资源局等部门曾多次责令停工,但当事方置若罔闻,强行施工,严重违反了《土地管理法》和《城乡规划法》,造成严重违法后果,违法占地面积5.378亩,违法建成教堂主楼及附属建筑面积7928平方米,违法建成地下室及停车场3076平方米。去年底,永嘉县政府对该违法建筑启动处置程序,向当事方送达自拆通知书,责令其在2014331日之前完成自拆,但当事方拒不执行到位。经永嘉县有关部门多次协调,当事方于47日向永嘉县政府签下自拆自改承诺书,保证在422日前拆改到位,但当事方一再拖延,未能履行承诺。不仅如此,当事方少数人员还通过网络等渠道散布谣言,组织煽动部分信徒到该违法建筑物非法集聚,公然阻挠违法建筑的整改,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为此,永嘉县政府今天对该违法建筑依法启动强制拆除
该通稿报道对于去年上一任温州市委书记把这个教堂评价为温州市样板工程只字不提。[9]强拆后不久,当地政府不断的与永嘉三江教会协商,要合法批下六亩地给教会重新建堂,堂址可能会选在比较偏一点的地方,经济方面将会通过企业捐款给教会。我们作为中国的普通民众,有时也很难理解政府有关部门的做事方法与行动逻辑,因为他们常常做事自相矛盾。
        另外,如果单方面的听到政府的对该事件的报道与解释,也许会给人一种强拆有理的印象。但把该事件放在整个浙江强拆十字架及教堂的事件当中去解读,我们就会获得全面的,比较客观的认识。在网上可以找到三改一拆最早的官方文件是浙江省人民政府于2013221日颁布《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在全省开展三改一拆三年行动的通知》,其中提到要坚持重点突破、有序推进,将违法违规佔用农耕地、影响公共安全和重大建设、严重影响城乡规划、交通干线两侧的违法建筑作為重点率先拆除[10]
将近十个月后,我们在20131213日中共沙门镇委员会与沙门镇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沙门镇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中看到,为贯彻落实上级部署要求,进一步深化三改一拆行动,现决定在全镇开展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专项整治工作,制定如下方案。为贯彻落实上级部署要求,进一步深化三改一拆行动,现决定在全镇开展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专项整治工作,制定如下方案。
         一、重要意义:开展宗教和民间信仰事务管理,重视抓好三改一拆行动中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的专项整治,是深入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坚决制止乱建寺庙和露天宗教造像通知精神的实际行动,是深入实施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浙江省宗教事务条例》等宗教法规、规章的实际行动,是合理布局宗教活动场所和整合规范民间信仰活动场所的重要契机。各村要充分认识做好这项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不断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主动意识和责任意识,采取有效措施,全力抓好落实。
         二、工作目标:通过专项整治工作,拆除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规范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管理,坚决遏制乱建滥建庙宇现象,改善宗教社会形象,引导宗教健康发展,努力营造风清气正的宗教氛围,积极构建和谐宗教。
         三、基本原则:宗教信仰和民间信仰具有长期性、群众性和特殊的复杂性等特点,在开展涉及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专项整治工作过程中,要坚持以下原则:(一)尊重信仰原则。(二)属地管理原则。(三)依法管理原则。
         四、工作任务及实施步骤(一)调查摸底阶段(12月上旬)。各村要迅速行动,成立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制定工作计划,组织人员调查排摸,重点摸清本辖区非法宗教活动场所情况,特别是基督教私设聚会点情况;摸清已登记宗教活动场所违法违建情况;摸清民间信仰活动场所数量、类型及历史沿革情况;摸清宗教场所夜晚亮灯及部分宗教建筑外观不符合规定情况。(二)强力拆除阶段(12月中旬至12月底)。对涉及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的违法建筑坚决予以拆除,做到七个必拆:一是未经审批登记的基督教私设聚会点及其他非法宗教活动场所必拆等;暂缓寺观教堂及其他固定处所扩建、改建的审批,严格控制大型非通常宗教活动的审批。倡导节能理念,要求所有宗教活动场所建筑景观和宗教标志物平时一律不得亮灯。(三)全面推进阶段(20141月至12月)。继续推进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拆除工作,规范管理,按照中共玉环县委、玉环县人民政府《关于加强民间信仰活动场所管理的意见》,对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进行重新调整布局,分类分批,归并整合一批,集中改造一批。
        五、工作要求:(一)加强领导,协调行动。(二)明确重点,强势推进。在集中力量做好重点区域、重点场所整治的同时,稳步推进专项整治工作,坚决遏制宗教领域过热、过滥、过乱现象。(三)讲究策略,注意方法。要重视发挥爱国宗教团体、宗教界代表人士及各阶层重点人士的作用,做好做细群众思想工作,讲究工作方式方法,防止出现影响社会稳定的问题。[11]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表明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沙门镇的政府文件不是自己制定的,而是根据一个更高一级的政府文件制定的,也就是去年下半年浙江省委办形成了三改一拆涉及违法宗教建筑工作的实施方案,[12]根据最近在浙江省所发生的一系列拆十字架及教堂事件,我们可以肯定是此计划的具体部署形成浙江省各地拆十字架与教堂的行动,震惊了海内外。从该文件实施方案与其实际的行动当中,我们只看到相关部门把法律的约束力完全视而不见,北京研究宗教与法律方面的学者杨凯乐在《拆除十字架运动中的法律问题》一文中指出:拆除十字架运动向我们发出了一个危险的讯号。尽管其动机在行政文件中表述为推进新型城市化、改善城乡面貌、优化人居环境、建设美丽浙江,但由于违背法治原则,在现实层面几乎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宗教消灭政策的重演,完全背离了三十年前《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表现出的全面改革精神[13]
另外在网络上署名为翁开心的作者在《表达自由、平等对待与政治中立——浙江拆十字架引发法治还是人治拷问》一文中总结指出:如果信仰群体的待遇取决于某一时期对某一宗教的宽严松紧政策,或者,取决于政府官员的宗教偏好和个人情绪,那么,就说明是形式上的法制而不是实质性的法治在运作,因为法律性规定和行政的运作是由人的意志而不是法的精神决定的。因此,拆十字架事件将执政者再次推到了选择的十字路口:是人治还是法治?阻滞还是推进法治进程?[14]
以下的小故事也可以充分反映上述发生在浙江的实际情况,人治似乎完全吞噬了法治的典型例子。我们都知道舟山市白泉教堂是一个规模较小的建筑,在照片上看起来十字架也很小,为何也要被拆除?原来201418日,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曾到舟山视察,路过白泉镇基督教堂,指该教堂十字架太醒目,太张扬,要把十字架拆下,并要求宗教局具体落实。网络后来传出白泉镇信徒的分享,说:夏宝龙到我们白城来,说我们十字架太高了。他说,这是十字架的天下,还是共产党的天下?我们教会的一位同工也回忆说:六七年前,他到温州各个高中与大学视察工作时,那时他经过温州市区第二高级中学,他在15分钟的讲话里,差不多10分钟的时间提到学校要谨防基督教思想的渗透,可见此人对基督教很早就怀有敌意。为此我们甚至认为该文件的形成与实际实施与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个人的政治抱负有密切的关系,此人曾是习近平的老部下,从2003年到2007年一起在浙江任职,习任省委书记,夏任省委副书记。[15]
        另外,我们该如何理解以上发生在浙江省委对境内各地拆除十字架与教堂的实施方案与实际行动?它与中央的指示有什么关联性?一些熟悉中国政府运作逻辑与实际工作经验的朋友指出,省里的该文件不是孤立的,很可能是根据中央的某个内部文件或讲话的精神出台的,因为在中国具体管理宗教的事务一直是个高度敏感的话题,前任的宗教局局长曾经如是说:宗教无小事
另外,据我们的了解,温州许多信徒通过各种渠道把发生在浙江与温州拆十字架与教堂的事件反映给高层相关领导,请求高抬贵手,要求省领导收回拆十字架与教堂的实施方案,最后统统失效。在永嘉三江教堂将要被拆期间,笔者与邢福增博士交流了对当前浙江拆十字架与教堂事件的看法,他比较明确的指出,这一系列的动作很可能与去年习李政权抓意识形态工作的方向有关。其中比较具代表性的是20134月中央办公厅下发的题为《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的通报》,也就是已被外界广为流传的九号文件。
最近媒体人高瑜因为最早将此文件透露给香港明镜,被政府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刑拘。此文件指出:必须清醒看到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复杂,斗争尖锐的一面,并列出七种错误的思潮、主张及活动:一、宣传西方宪政民主,企图否定当代领导,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二、宣扬普世价值,企图动摇党执政的思想理论基础;三、宣扬公民社会,企图瓦解党执政的社会基础;四、宣扬新自由主义,企图改变我国基本经济制度;五、宣扬西方新闻观,挑战我国党管媒体原则和新闻出版管理制度。六、宣扬历史虚无主义,企图否定中国共产党历史和新中国历史;七、质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性质。[16]该文件还指出,这涉及意思形态领域与反渗透依然严峻,决不能任由上述错误思潮蔓延,否则就会西方反华势力有机可乘,藉此把西化分化和颜色革命的矛头对准中国。去年8月,习近平又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再三强调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极端重要的工作。北京日报更以意识形态领域斗争要敢于亮剑为题发表评论,指任何时候,任何渠道都不能为之提供空间和方便,该管的要管起来,违法的要依法查处。[17]
        就在三江教堂被拆平不久,中国恰逢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18],也是十八大决定设立国安委以后的首度安全报告,非常具有高层决策指导意义。蓝皮书指出,2013年,中国意识形态安全总体是稳定的,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意识形态中占据着主导地位,但在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下,中国意识形态安全面临严峻挑战,特别提到宗教方面的威胁:宗教渗透对中国社会主义信仰认同构成威胁。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宗教渗透的方式更加多样、范围更加广泛、手段更加隐蔽,公开与秘密并举,具有很强的煽动性和欺骗性。境外宗教渗透势力已经把触角伸向中国社会的各个领域,渗透态势愈演愈烈。2013年发生的暴力恐怖事件共同的特点,是暴徒均为宗教极端分子,事前有组织地开展地下讲经班,观看宣传宗教极端和暴恐内容的音视频,传播宗教极端思想。这必须引起高度警惕
蓝皮书表面针对伊斯兰教的极端分子,其具体范围的所指包括基督教当前在中国的传播。曾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现为全国政协民族宗教主任的朱维群就著文指出,“境外渗透分两种,一是以传教为目的的宗教渗透,二是既有宗教目的又有政治目的的政治渗透。……境外势力利用基督教对中国进行渗透,非法传教的目的,就是企图把基督教变成反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分裂中国的政治力量”。[19]
        
  结语

从上述的分析中我们不难理解中国语境中“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成语与引言里的这些事件关联起来,翁灵广弟兄看起来很偶然的大胆举动,使他走向了监牢,原来与远在浙江省里某个领导的决策有关,使温州市区与乐清市区十来间家庭教会一时陷在了困境,原来是中央领导抓意识形态的结果。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在中国这个后极权主义的国家里,人的自由性与团体的自主性很难得到肯定,于是在中国人人自危,民众如此,官员也如此。
另外从上述浙江官方文件和今年拆改的行动势头看来,浙江的确把宗教建筑的拆改当作最为重要的工程来实施。虽然拆违也涉及到其他宗教建筑的摧毁,但针对教堂建筑和十字架拆改的真实意图是要控制基督教的发展,假用违章拆教堂只是一个虚拟的口号,因为教堂的十字架并不存在违章。五月初以来,有迹象显示当局开始取缔城市家庭教会,温州市永嘉县已开始勒令部分教会停止教会主日学事工。接下具体的打击力度值得我们密切关注。这不仅关系到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也会影响到中国社会未来的开放程度。



[1] 本文写作截稿时,听到可靠消息,当地教会被捕人员刑拘约30天后已经有三位被释放,其中翁灵广弟兄也平安回家,另外牧区一位教会负责最近因为三江教堂事件被捕,所以被刑事拘留的有九位。

[2] 610办公室,负责有关防范和处理法轮功及其它邪教和对社会有危害的气功组织问题的工作,为市委、市政府决策提出有针对性的处理建设。http://www.baike.com/wiki/610%E5%8A%9E%E5%85%AC%E5%AE%A42014-5-18下载。

[3] 由于税收太高,中国本土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有偷税漏税的举动,其证据也掌握在政府的手里,平时政府视而不见,在关键时刻就以彻查税收的名义来叫你闭嘴。

[4]三江教堂拆除事件的第一个阶段的内容,我们主要参考当地教会一位信徒的文字记录,以及走访当地教会多位当事人而写成。

[5] 参考蔡少琪牧师《回顾与反思浙江拆十字架和教堂事件》,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WenzhouChurchDemolition.htm%E3%80%82

[6]关于农保问题:2010年三江教堂新址选在浦东村殿后山背通过预审,但后来发现这块地尚属基本农田(因为谁都没有想到这块都是岩石的山地是农田)。2010年下半年,三江建设指挥部在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时,向瓯北镇政府申请将三江片所有的基本农田调整为允许建设区,可是经办人员制图时漏报。直到2011年,三江指挥部在准备好各种资料上报征地事务所时,才发现教堂的这6亩用地竟然还是农田。20111025日,三江开发建设指挥部特意为此打报告给瓯北城市新区管理委员会,将此处土地的性质变更,只是直到2013年,仍然没有回应。(看到这些文件,我真的不能不为基层的政府人员说话。)

[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dadfc20101jyzb.html2014-5-19日下载。

[8]温州日报报道 http://wzrb.66wz.com/html/2014-04/29/content_1634713.htm2014-5-18日下载。另外香港凤凰新闻http://news.ifeng.com/a/20140429/40081782_0.shtml2014-5-18日下载。

[9] 三江教堂2013916日被永嘉县人民政府列为全市样板工程。http://bbs.dsjunshi.com/forum.php?mod=viewtree&tid=731472&extra=page%3D12014-5-19日下载。

[10]http://www.zj.gov.cn/art/2013/3/13/art_13012_77021.html2014-5-19日下载。

[11]本文由于篇幅考虑,现摘录与基督教相关的内容,http://www.shengshan.org.cn/bbs/redirect.php?fid=19&tid=3574&goto=nextnewset根据http://www.yuhuan.gov.cn/yggc/shamen/zcwj/201312/t20131218_70014.html 2014-5-20日下载。

[12]该文件是一份没有盖章的内部文件,只有比较高层的民宗干部才能接触到,www.

[13] http://www.pacilution.com/ShowArticle.asp?ArticleID=49602014-5-18日下载。

[14] http://www.pacilution.com/ShowArticle.asp?ArticleID=49622014-5-18日下载。

[15]http://baike.baidu.com/view/27362.htm?from_id=13866714&type=search&fromtitle=%E4%B9%A0%E8%BF%91%E5%B9%B3%E7%AE%80%E5%8E%86&fr=aladdinhttp://news.e23.cn/content/2012-12-19/2012C1900310.html对照研究表明。2014-5-18日下载。

[16] http://beijingspring.com/c7/xw/wlwz/20140509174133.htm2014-5-20日下载。

[17]邢福增主编:《当代中国社会政治处境下的宗教研究》,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宗教与中国社会研究中心出版,2014年,页6869

[18] http://politics.gmw.cn/2014-05/06/content_11237562.htm2014-5-16下载。


[19] 同注解1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