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4日星期一

《抗议强拆十架 捍卫宗教自由》

《抗议强拆十架 捍卫宗教自由》
(香港信徒联署声明)

2015年8月2日  香港

自2014年2月起,浙江省政府展开「全省宗教场所违法建筑整治」运动,以违建名义强拆教堂及十字架,至今据报已有一千二百多间教堂的十字架遭受强拆。并且,有守护十字架的基督徒和牧师被殴打及被拘捕,情况越趋严重。当地教会和基督徒巳组织保护十字架运动,发起家家挂十字架,人人穿戴十字架。

早前,浙江省天主教及基督教官方组织,已经分别发表公开信,表明反对强拆十架。近日,温州多个地区的基督教和天主教教会及信徒亦纷纷发表反对当局强拆十架的声明。

诚如有论者及受害人指出,强拆十字架属于违法行为。侵犯群众的集体财物,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侵犯民众的财产和人身权利,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侵犯公民的宗教信仰权利(包括奉行宗教传统、表达宗教信仰、各教权利平等),更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我们促请中央政府依法治国,保障公民基本权利,并与受影响之教堂进行开放及坦诚的协商,要公正及合法地解决问题,避免激化社会矛盾。《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第三十六条,便明确列明人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国家也会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

我们恳请中央政府,放弃以猜疑和敌对态度对待国内的宗教信仰。宗教是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力量,对文明发展存在积极贡献,而且信徒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我们呼吁本港所有基督徒及天主教徒、教会领袖,及所有教会及基督徒团体,一同声援及支持受迫害的浙江省教会和信徒,要求中央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教会及信徒,尊重公民的信仰自由。

我们恳切促请中央政府:
1. 立即停止强拆十字架及宗教建筑物;
2. 立即停止在强拆中,伤害、拘留或迫害信徒,及立即释放所有在强拆中被拘留或软禁人士。

发起团体:
    香港基督徒社关团契
    香港基督徒学会
    香港基督徒学生运动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
    基督徒关怀香港学会
    香港妇女基督徒协会

出处: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0553&Pid=1&Version=0&Cid=145&Charset=gb2312

大主教强烈要求中央正视浙江强拆十架

大主教强烈要求中央正视浙江强拆十架(香港圣公会)

【本报讯】浙江近期爆发前所未有的「拆十字架」和「拆教堂」风暴,引起国内外信徒强烈反弹,据浙江省基督教协会称,受影响教堂由去年至今已超过1,200所。

事件沿自浙江省政府去年展开「三改一拆」(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行动,拆除「部分涉嫌违建的基督教建筑或其附属物」,强制拆除当地部分教堂或竖立在教堂顶的十字架;当地现时更推行《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进一步限制十字架的展示及外观。

「拆十字架」事件持续至今,流血冲突以至十架被焚烧的新闻、图片不断曝光,一直关注事件的邝保罗大主教对此深表痛心难过。大主教对《教声》谓,去年6月已致函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要求相关部门严正跟进,王局长在去年10月亦已向大主教确认收到函件,并解释事件只针对违章建筑,而且已积极跟进。

然而,事件至今不单未有解决,近月反而愈演愈烈。根据传媒及内地牧者反映,浙江当局推出更严格的宗教建筑标准,显然是要将强行拆除所有教堂屋顶的十字架「合法化」,强制不能在教堂顶竖起十字架,十字架只能按《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一般应整体贴附在宗教主建筑的正立面上」。

大主教指出,在教堂顶放置十架,本来就是基督宗教的普遍习惯,如果浙江当局认为当地教堂竖立的十字架体积过大引发安全疑虑,只需饬令各堂将十字架改由大改细即可。他强调,十字架是基督教重要标志之一,象征主耶稣因深爱世人,甘愿牺牲自己拯救我们,因此具有凝聚古往今来基督徒信仰感情的作用。然而,浙江当局现时在各教堂的十字架没有明显和即时危险的情况下就强行拆除,根本是破坏信仰自由,践踏基督宗教。

他认为,如果教堂现时的十字架设计没有安全疑虑,就不应强行拆除,他希望中央政府应正视有关事件,以免伤害国家与基督徒之间的的感情,更令海内外基督徒质疑,中国人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政策是否有变。

大主教重申,香港圣公会一直密切留意事态发展,同时已经向相关单位持续了解和反映不满,他也正在草拟函件,准备去信国家领导人,要求中央尽快处理和平息「强拆」风波。

出处:http://echo.hkskh.org/issue.aspx?lang=2&id=1235


华师大教授傅聚文论强拆十字架

华师大教授傅聚文论强拆十字架

华师大教授,华东神学院历史教师傅聚文

我相信中央会重视何光沪教授的建议。如果中央领导和中央有关部门果断责令停止强拆十字架,处分当事负责人,浙江领导公开检讨,是中国幸事,大有好处:

一、是不给敌对势力以诋毁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挑唆信徒与政府对立之任何口实和可乘之机。

二、是彰显我国宪法庄严,不容扭曲和触犯,彰显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和依法正确实行宗教管理坚定不移,落到实处,有错必纠。

三、是撫慰教徒心灵创伤,坚定宗教界和广大信众对宪法保障的信念,对中央政策的信任,对党的领导的拥护,有利于进一步贯彻宗教政策、搞好宗教管理,建设和谐社会。

四、是可以对我国的国际形象和国际影响产生正能量。

如果浙江省政府能拨款或采取措施帮助教堂重立尺度合适的十字架,个别地方政府对个别工作人员打伤教徒以及个别派出所扣讯牧师的行为表示道歉,那更好。

同时教会应加强对神职人员和信徒的教育,使他们明白并不是教堂和十字架越高大就表示信仰越虔诚,信仰不重外表,在乎内心。

通过这一事件反思,要更懂得遵纪守法。

浙江教会反对拆十字架的公开声明汇总 编辑:郑乐国

浙江教会反对拆十字架的公开声明汇总(2015年7-9月)

2015年7月10日浙江基督教协会致浙江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的公开信http://www.mabumuqu.com/?p=281
2015年7月基督教平阳万全牧区公开声明(温州)
http://www.mabumuqu.com/?p=313
7月18日温州永强牧区教会声明
http://www.mabumuqu.com/?p=278
7月18日温州泰顺基督徒强烈反对强拆十字架违法犯罪行为的公开倡议书
http://www.mabumuqu.com/?p=264
7月21日温州鹿城下岭基督教堂申请信息公开
http://www.mabumuqu.com/?p=261
7月22日基督教麻步牧区关于强烈要求停止强拆十字架的申明(温州平阳)
http://www.mabumuqu.com/?p=1
7月30日朱维芳主教:“不要怕,只管信!”——温州教区全体神父、教友书
http://www.mabumuqu.com/?p=212
8月3日郭庄教会面对“强拆十架”的公开声明
http://www.mabumuqu.com/?p=258
8月4日温州永嘉乌牛牧区众教会发表声明反对强拆十字架
http://www.mabumuqu.com/?p=310
8月5日基督教龙港天恩堂教会声明
http://www.mabumuqu.com/?p=267
8月5日浙江金华城区教会信徒声明
http://www.mabumuqu.com/?p=288
8月7日温州平阳县萧江牧区部分牧者与信徒联合信仰声明:我们为何要坚决守护有形十架?
http://www.mabumuqu.com/?p=362
8月8日基督教温州平阳凤卧教会公开声明
http://www.mabumuqu.com/?p=422
8月12日温州平阳鳌江牧区众教会维权声明
http://www.mabumuqu.com/?p=470
8月21日温州平阳鳌江牧区梅源教会声明与再声明
http://www.mabumuqu.com/?p=584
9月1日基督教麻步牧区关于张凯律师等人无故被抓的声明(温州平阳)
http://www.mabumuqu.com/?p=621
http://wzchurch.blogspot.com/2016/04/blog-post_44.html
2015年8月20日温州永强五溪教堂重立十字架公告
http://www.mabumuqu.com/?p=570
http://wzchurch.blogspot.com/2016/04/blog-post_4.html
8月20日温州林里教堂十字架重立公告
http://www.mabumuqu.com/?p=560#prettyPhoto


编辑:郑乐国

今天,我从五溪杀回!作者:陈久恩

今天,我从五溪杀回!

依稀记得那个天真烂漫的孩提年代,张老师教我写日记总是这样开头,可爱的张老师同时也教我体育,呵呵。哦,对了,应该是“五溪沙”,当地人都叫五溪为“五溪沙”,经常写错别字也是那个时代的风格,谁叫我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何况,在大数据时代,人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受到监视或监听,正如圣经所言:隐藏的事没有不显露出来的。因此,就这么着用“我从五溪杀回”这个标题吧。

照理说,在如今这个国富民强的和谐社会用暴力的字是不合适的,容易灼人的眼,伤人的心,但是今天在五溪沙所经历的事还真令人难以忘记,心里许久不能平静。有点金庸的武侠体,也有点港片的警匪剧。

原来,二天前,当地一间基督教会向社会发出公告,说是要在他们教堂最高处重新举立一个十字架,时间定为公元2015年8月22日上午六点整,而当地的政府部门要阻止此事。于是,在今天,政府出动数百号人,将整个教堂围得水泄不通,各个通道路口都设卡检查,防止闲人混入。而教堂里的信众也不下几百人,双方相互对峙,场面颇为壮观。

说到五溪沙,即是现在龙湾区的五溪村,这里的人以圈海捕鱼和围滩栽果为业。五溪沙人皮肤很黑,黑得很均匀,很踏实,不像洋人猛买晒日光浴而得的那种黑,黑里透白,而且不均匀;五溪沙人都很瘦,瘦得很干练,瘦得很温和;五溪沙人都很勤劳,意志力强;五溪沙人勇敢,常与狂涛骇浪为伴,与大风洪涛为伍。

阿赏就是一个典型的五溪人,又黑又瘦,黑得结实,瘦得干练。小时候的阿赏是个问题青年,父亲在其少年时就离世。

记得那是1993年,我读初二,永强牧区的福音组去泰顺传福音。三轮卡在重峦叠嶂中蜿蜒蠕蹑,不慎驶出山路,跌落山崖,一车坐满十来人,仅留两人。一个瘸了,后来做了牧师,一个重度脑震荡,极力救治下,一生仍坚持传扬福音,在各地建立教堂。

永强人特别顽强,他们中间的五溪人尤其如此。阿赏的父亲去世后,他的伯伯继续传道,就是在昨天被带走约谈的其中一个教会领袖。他们这一家人都很勇敢,他的小叔公在昨夜十一点被四个人强行拖入公务车,七十五岁的老人一整夜被端坐在硬板凳上,硬撑着一双倦眼向两个公务人员传福音。另外,他的堂兄,也带走,被喝酒;另一个堂兄,夜送孙女急诊,也被强行带走;一个堂兄,被强行入室陪伴,直到天亮尚不肯离去;还有一位堂兄,被电话骚扰直到拔卡关机才得以安宁。

去夜十一点,十几位隔壁教会的肢体来到五溪教堂,大门被一把大锁紧闭着。大家盘坐在阿赏家的道坦里,海风微拂,蚊蝇起舞,痛并快乐着,院前的马路时而冷光穿射,“这车是街道的,我认识”,一位弟兄愤愤地怒喝道。

子夜时间,七八个人,有两个着武警服装的人要进教堂,呵斥阿赏兄弟俩去开门。阿赏义愤填膺地应声:“传道人都被你们带走了,哪里还有钥匙啊?”那几个身影在死黑地幽暗里隐身而去,消失在无尽的夜色中。有人问阿赏, “阿赏,教会的领袖都被抓走了,明天十字架重立的事还有谁主持?”

“都抓走了,还有谁主持啊!”

“那怎么办?”

“十字架就是归我举的。”

“你不怕呀?”

“我是教会养大的,要坐牢就找我一人。”阿赏回答得很干净,话音刚落,就躺到他兄弟的小货车里睡觉了。据说,他已经两天没有睡了,夜里要捕鱼,这几天收获不错,前天捕了两百多斤,昨天捕了一百多斤,他总结到:“救主恩!”

今天早上,教堂门前的小院和通向教堂的小路上人头攒动,到场的人个个欢欣鼓舞。一路上到处设卡,有走田间小路,有如八路出城的,被盘问,被恫吓,进来的人都特别高兴,他们不畏艰难,只为看到十字架被重新高举。

昨夜到访的那些信徒早早就潜入了教堂内。有一人在外头观望,公务人员来了不下两百人,没有人去核算,只是几个路口看得见的人数估一下,教堂大门仍然紧闭,公务人员堵在门前,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信徒们有的在祈祷,有的在唱诗,有的在讨论,也没有谁对今天的典礼抱太大希望,就这么僵持着。突然,一种嘶吼声裂天而降:“十字架举起来了!——啊!”顿时,现场鸦雀无声,三秒钟不到,欢呼声、鼓掌声、哭喊声凑成了现场交响乐,伴奏着“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这首歌在五溪村激昂荡漾。

今天,我从五溪杀回!

而官员他们,一个脸色铁青目光呆滞,一个腿脚发酸耷拉脑袋,一个惊慌失措急拨电话,也不再有人搭理他们。大家继续唱歌,几个弟兄一起去加固十字架,信徒们唱着诗歌,又做祷告,又听讲道。

一切慢慢恢复了平静,日头西斜,天边飘来几落细雨。短短的数十秒,有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欲闭目养一会儿神,享受这份来之不易的宁静,是微风撩动了云端。

他揉了揉眼睛,不远处一挂彩虹突现,白云在微风的陪伴下缠绕着这一帘彩虹。它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鲜艳,越来越靠近,慢慢地,它成了十字架的冠冕,很美的冠冕,我看见了,很多人都看见了。你若没来,有点儿可惜。

今天,我从五溪杀回!

久恩,于永强滨海,2015年8月

ICCE 对[违法强拆十字架]声明

ICCE 对[违法强拆十字架]声明
西班牙华人基督教会,向西班牙政府合法注册号为390/SG,西班牙

语名称为 Iglesia Cristiana China en España,以下简称[ICCE]。是基于圣经,相信耶稣基督为主,高举基督福音的教会。

此次,ICCE全体基督徒针对[浙江省强拆⼗十字架事件]发表联合声明,如下:

一、政府,是依法者?

政府,是国家执法单位,在浙江省拆除十字架的行动中,是否严格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条文的规定?是否以[依法治国]作为执法过程中的核心价值?是否以[高举法律]作为政府执法的前提?

如果是那么请问:为何在拆除教堂十字架过程中,夹杂警界、军界之外的非建制人员,产生[警匪合作]的离奇现象?为何在执法过程中向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施以暴力,以至于产生流血事件?为何在言论自由的法律明文下,不断封锁信息,让教会合理的声音被强行压制?为何让⼀一些完全合法的教堂,也没有幸免于难,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进行强拆、偷拆?为何在基督徒们合法维权之际,强行将一些基督徒抓走,而不根据法律程序?

ICCE全体会众在此请问:中国政府,您是依法者吗?

二、信仰,是生命的需要。

爱情,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也不能淹没。(雅八7a)圣经如此描述爱情,让中华民族能够感同身受。在我们的生活记忆里,多少男男女⼥女为了爱情,选择了在被强制管束中出逃。爱情,可以格式化吗?爱情,可以政治化吗?绝无可能。我们当尊重爱情,让它自然绽放。

信仰,比爱情更加普及、深入、真实,是人生命最终极的需要。从非洲原始丛林,到西方高度文明之地,哪块土地没有信仰者?信仰,只有被重视,被尊重,无法被强制性的销毁。

ICCE全体会众在此要求:中国政府,您应当尊重基督徒并他们所坚信的!

三、基督徒是社会正面力量

社会稳定、健康,是所有执政单位所期盼的。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国家需要投入不计其数的人力、物力、财力,透过各种的方式来竭力完成。但是,社会上依然在频繁的出现千奇百怪的犯罪现象,而且经济飞速发展以后的中国社会,道德价值却极速滑坡。

然而,有一个事实是不容忽视的,就是一个具有纯正基督信仰的基督徒,他们在社会上必然是正面积极的力量。因为,圣经的教导是要让基督徒们爱人、爱邻舍、爱社会,甚至是爱仇敌。

ICCE全体会众在此要求:中国政府,您应当爱这些确实爱国、爱民的人们,让他们有更好的环境来活出他们的信仰!

四、ICCE的心声

作为海外华人的基督教会,我们非常关切[浙江省强拆十字架事件]。呼吁政府能够回到依法治国的正轨上来,尊重国内国外全体华⼈人基督徒们的信仰立场和心底的声音。

同时,也愿上帝坚固祂自⼰己在中国的教会,在任何环境中都有基督美好的见证,以信心跟随基督,以盼望等候基督。

愿上帝赐福中国基督徒!

愿上帝赐福中国!

朱维芳主教:不要怕,只管信! ——告温州教区全体神父、教友书

不要怕,只管信!
——告温州教区全体神父、教友书

亲爱的基督内的教区司铎兄弟们,亲爱的本教区的全体主内兄弟姐妹们,愿主基督的正义、仁爱与平安常与你们同在!

当我决定要向你们写这封迟到的牧函时,我的心中是百感交集的。身为教区的主教,面对如今到处被强拆圣堂十字架的风波,面对许多神父、教友欲哭无泪的悲痛,面对许多主内可爱的兄弟姐妹们在心灵上,在宗教感情上所受到的打击与伤害;特别是面对一些教友因此而引起的信仰上的困惑、徘徊。作为你们的牧人,我为自己没能及时地鼓励你们,安慰你们,坚定你们的信德,而感到深深的愧疚。请你们原谅我这个年迈而不称职的主教吧!说实在的,虽然年迈的我曾经历过比这还要更严厉更凶猛的风波,但我仍然为这段时间的强拆运动而惊愕、困惑与不解。因为我认为到了国家改革开放已过了三十多个年头的今天,到了早已与国际社会接轨的今天,像这样类似文革之举的运动,本来是不应该发生,也是不可能会发生的。可是这场无比伤害我们基督徒宗教感情的运动却还是发生了,而且愈演愈烈!我沉默着,也一直忍耐着,因为我相信正如某些人所说的,这场运动之风很快会吹过去的。我也坚信这场以“三改一拆”的名义开展的专项治理已沦为错误的、非正义的运动。因为由拆违到不少并不违章的也拆,而且专门针对我们基督徒信仰最神圣的外在标志——十字架,这已很明显是将我们的信仰,我们的宗教与政府置于对立面,而且已经造成了紧张的态势与流血事件的频繁发生。这种做法已经严重破坏了政教和谐,进而导致社会的不安定;国家会允许让这种做法继续下去吗?所以,我默默地关注着,也满心地期待着。我期待着来自政府公正的声音,我期待着尽快停止拆除十字架的英明决策。可是,我不能不遗憾,也不能不悲伤,因为时至今日,强拆运动仍在继续,而且被执行者变本加厉地推行着,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各位工作在牧灵第一线的,特别是深受这次强拆风波之伤害的我可爱的司铎兄弟们,各位为主的圣殿,为我们荣耀的十字架受到侵犯,受到凌辱而悲愤的教友们,此时此刻,我们最需要做的是什么?是以怨恨对抗不义吗?是以暴力对抗强权吗?或者是以悲观、失望的心态来逃避信仰的挑战吗?更或者是以可耻的妥协与苟安来出卖十字架及信仰的尊严吗?都不是!也不应该是!因为我们是基督徒!真正的基督徒是有自己的精神品质的。特别是在受欺凌、受压迫的境况下,那样的精神品质更应该彰显出来。这精神品质就是:祈祷与爱!这是我们的主,我们伟大的导师耶稣基督从他苦难的十字架上教给我们的。他一直在苦难中祈祷。在祈祷中,他学会了顺服天父的旨意;在祈祷中,他拒绝了暴力抵抗的诱惑;在祈祷中,他学会了包容和宽恕;在祈祷中,他把自己所遭受的极不公正的遭遇,交托给了公正的天主。正如圣经所告诉我们的:“当他还在血肉之身时,以大声的哀号和眼泪,向那能救他脱离死亡的天主,献上了祈祷和恳求,就因他的虔敬而获得了俯允。他虽然是天主子,却由所受的苦难,学习了服从,且在达到完成之后,为一切服从他的人,成了永远救恩的根源。”(希5:7-9)祈祷带给了十架上的主耶稣强大的信心与爱的能力。“父啊!宽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路23:34)“父啊!我把我的灵魂交托在你的手中。”(路23:46)这就是因着祈祷在十字架这生命树上所结出的宽恕与爱的果实。在那些不明白信仰真谛的无神者看来,耶稣是失败了,而且败得很悲惨;可是信仰战胜了仇恨,也以爱最终战胜了死亡。就是在充满痛苦奥秘的十字架上,他把祈祷与宽恕之爱的生命通传给了我们,通传给了所有真正信仰他,属于他的信徒们。保禄宗徒深深地领悟了这奥秘,所以他以无比感恩和无比自豪的口气这样说:“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是困苦吗?是窘迫吗?是迫害吗?是饥饿吗?是赤贫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 正如经上所载:‘为了你,我们整日被置于死地,人将我们视作待宰的群羊。’ 然而,靠着那爱我们的主,我们在这一切事上,大获全胜,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亡,是生活,是天使,是掌权者,是现存的或将来的事物,是有权能者, 是崇高或深远的势力,或其他任何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们与天主的爱相隔绝,即是与我们的主基督耶稣之内的爱相隔绝。 ”(罗8:35-39)

所以,亲爱的弟兄姐妹们,面对如今的困境,面对我们所遭遇的不公正的对待。我们应该以真正基督徒的良知,勇敢和坚定来持守我们的信仰,维护我们的权利,捍卫我们的尊严的同时;我也以一个牧者的身份,诚恳地劝勉大家:让我们在一切痛苦委屈与悲愤之中,先向全能、仁慈而又公义的天主献上我们的祈祷。让我们同心合意地为基督的教会目前所遭受的打击而祈祷,也让我们为那些逼迫我们,伤害、打击我们的人祈祷!我们相信祈祷的力量和效果,因为我们相信天主是公义的,又是深爱教会的。同时,透过真诚的祈祷,也会让我们学会更深刻地反思:为什么我们的教会在目前会遭遇这不幸?天主要借所发生的这一切告诉我们什么信息?特别是对我们在本土,在中国的教会将来的使命、自身的定位、自身的建设与完善,关于“凯撒与天主”之关系的进一步厘定;以及关于福传中的文化与社会层面的深入与拓展等等的神学思考、牧灵与社会服务思考。就如当年天主也借外邦人的手打击了自己的选民一样,目的是为了教训自己的选民,让他们更好地反思自己的信仰以及对信仰的表达方式和与天主的关系。

亲爱的弟兄姐妹们:让我们以属神的领悟来领悟天主通过圣保禄宗徒所传给我们的这句圣言吧:“天主使一切协助那些爱他的人,就是按他的旨意蒙召的人,获得益处。”(罗8:28)最后,我也愿意效法我的已故前任主教和老教区长,把目前困境中的教会全心托付给圣母玛利亚代祷。祈求无玷童贞荣福玛利亚以她有力的代祷为我们的教区祈祷,也为浙江特别在温州受到逼迫和伤害的所有的教会祈祷。因为,在十字架上受苦的耶稣基督,也这样邀请我们把目光转向站在十字架旁,在心灵上与主一起受苦的圣母:“看!你的母亲!”(若19:27)因为只有耶稣真正了解这位母亲的伟大,这个母亲在整个救赎工程中的角色和地位;也只有身为天主子同时又身为人子的耶稣真正理解:这位母亲不单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而站着,更是为了基督的奥体——教会而站着。有这样一位坚强,充满信德的母亲站在我们旁边,在教会困苦的时候为我们祈祷,给我们助祷,与我们同祷,我们还怕什么呢?

所以,让我们效法我们的主,勇敢地背起十字架去走这充满荆棘的苦路。让我们在这涕泣之谷,也向圣母发出求援的悲呼吧!在此,让我以牧者的身份号召全教区,并要求大家为目前教会的困难每天念一串玫瑰经,每周五拜一次苦路。在受冲击严重的堂区或堂口由神父或堂长带领大家作集体的祈祷。我们要以祈祷维护信仰的尊严,我们要以祈祷来坚定我们的心志,我们要以祈祷来战胜自己的软弱与妥协;我们更要以信心的祈祷,求主感化那些逼迫我们的人。

作为你们的牧人,我每天都会更加投入地为教区目前的困境,特别为工作在牧灵第一线的司铎弟兄,及协助他们的教友们祈祷,相信你们一定会以属天的智慧来机警如蛇地应付目前的困境。至于如何灵活应对,以保障教会的更大权益,则有视于每个堂区或堂口的实际情况。

让我们在祈祷中抗争,也在祈祷中含忍并宽恕吧!我们相信,发自内心真诚的祈祷,一定会使我们得胜。因为“义人一呼号,上主立即俯允,拯救他们出离一切的苦辛。 上主亲近心灵破碎的人,他必救助精神痛苦的人。”(咏34:18-19)

恳求全能仁慈的天主,赐给我们属神的智慧与平安!


关心与爱护你们的牧人

主的仆人——朱维方

2014年7月30日